您的位置 : 首页 > 最新资讯 >

时间:2019-08-23 12:09:20作者:美味电风扇

特种战神的主人公是刘毅,由美味电风扇大神写的都市异能小说,这里有你想看刘毅怎样相遇的精彩内容。章节节选阅读:一次神秘的狙杀。一个刚刚入伍的菜鸟兵蛋。牵发一场席卷天地的大风暴!

推荐指数:10分

《特种战神》在线阅读

《特种战神》刘毅的小说是特种战神-美味电风扇 免费试读

特种战神全文免费阅读

绝望时的呼唤

  头晕、耳鸣,胸腔里跟烧着了似得蛰痛。

  刘毅用两颗手雷压住了追兵的脚步后,玩了命的闷头狂奔。

  直到跑的两条腿彻底软掉,脚下被稍微绊了下,终于一头扎到了地上。

  爬了两次没爬起来,又不知道后面的追兵有多远。刘毅无奈之下只能用尽了力气连滚了几圈儿,躲进了不远处的一丛灌木。

  喘.息了一阵,嗓子干渴的厉害,想起之间捡到一个水杯样的东西,却不敢伸手去拿。

  屏住呼吸,想听听后面有没有追兵的动静,可两只耳朵嗡鸣不止,什么都听不清楚。

  家传的吐纳法,要配合吞咽津液进行,现在嘴里干的都能拔丝了,哪还有什么津液。

  勉强休息了一阵,狂奔后的不良症状,好容易消退了一些。

  刘毅拘枪,小心的向来路方向观察……

  没有人声,没有脚步,夜视瞄具里也没有任何发现。

  追丢了?

  还是散开,在隐蔽搜索自己?

  带着疑惑,刘毅沉下心分析起眼下的状况。

  那帮穿草绿色军服的武装人员,军事素养应该不高。

  这点从他们之前追击时,一拥而上。遇到手雷的阻击后,马上便乱成一团,就能看出来。

  这种乌合之众,不可能会有太高的战斗意志。

  那么他们会不会在与自己拉开距离后,便停止了追击,或者降下速度磨洋工?

  刘毅觉得自己的判断很有可能,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还是强撑着向一处相对高的半坡转移。

  找到一处视野良好的位置,借助夜视瞄具仔细的观察来路方向。

  一片平静,偶尔几个热反射点都很小,应该是夜间出没的小兽。

  动物的敏感性比人要高的多,夜间活动的尤为敏锐。

  既然它们开始活动了,越发的说明,周围环境是安全的。

  刘毅松了口气,从后腰解下搜罗到的那个类似于水杯的东西。

  摸黑研究了下,发现盖子有两层,上面螺口拧开是滤层,里面的水倒不出来。拧开下面的螺口才能喝到。

  别看瓶子瞅着挺大,可大部分空间都被滤芯占着。

  内胆多说也就能装下一茶杯的水。刘毅只喝了两口,就剩不下多少了。

  而且,满嘴的生石灰味道儿。

  虽然口感极差,但喝这种明显是过滤过的水。刘毅心里倒是挺踏实的。

  正想把内胆里剩下的水都倒进肚子,刘毅瞬间停止了动作。

  不是有敌情出现,而是他想到了高梅。

  他刚刚眼瞅着几十号人围上来,下意识的转身就跑,跑的脑子直发懵,完全把高梅给忘了。

  这会儿冷静下来,才想起,不知道高梅那面现在怎么样了。

  有没有解决包抄过去的敌人,有没有被那帮穿草绿色军装的家伙给围了……

  虽然高梅的军事素养是刘毅无法比拟的,但她毕竟是个伤员,而且是个大量失血后,连着几天都没有正常饮食和休息的伤员。

  一想到这儿,刘毅心急如焚。

  把水杯挂回腰间,拎着枪沿着来路就往回跑。

  高梅之前的教导还是非常有用的,尽管周围是乌漆嘛黑的一片。

  刘毅还是凭着极其有限的参照物,配合着之前的记忆一路摸了回去。

  一口气接近开始时藏身的那处洼地,才放缓脚步。

  寻了处视野相对开阔的地方,边平缓着呼吸,边借助夜视瞄具观察敌人营区的方向。

  空空如也。

  除了已经熄灭的三处火堆,还有一些热反射信号外,瞄具镜头中什么都没有。

  “难道敌人已经撤了?”刘毅心头一阵狐疑。

  丝毫不敢情轻敌,谨慎的将周围的情况详细观察过一圈儿后,才小心的向前摸去。

  当再次靠近之前藏身的洼地时,耳中忽然响起一声极其微弱的悉索声。

  刘毅瞬间爬匐在地上,拘枪向着声音响起的方向瞄去。

  一个人形热源反射。

  看姿势,应该是背靠在反斜的突破上,而且正用枪瞄向自己所在的方向。

  “是敌人,还是高梅?”刘毅很想喊一声,可他不敢。

  因为一旦出声,瞬间就会暴露自己的位置。如果是那帮西方面孔的家伙,自己就完蛋了。

  身体紧紧的贴着地面,刘毅将手里的枪放平,侧着脸借助夜视瞄具仔细观察对方。

  身形不算高大,和自己印象中的那帮西方人有很大区别。

  再仔细观察,右腿大腿位置热反射,明显要高高于另一条腿。

  这说明什么?对方大腿上有伤,而且很可能正在流血!

  “高梅!”

  刘毅强忍着激动,压着嗓音喊道。

  “刘…刘毅?!”

  “……”

  刘毅再也顾不得其他,爬起来就冲了过去。

  “你怎么样?”冲到近前后,刘毅关切的问。

  “还行……帮我弄根拐杖。”高梅的声音中罕见的透出了虚弱。

  “好,你等一下!”刘毅说话间摘下了腰上的水壶,想了下有掏出行军干粮,拿出一块塞进她手里。

  转过头寻找适合做拐杖的树枝时,听到高梅虚弱的声再次响起:“多找些葡萄藤……”

  “好!”

  黑暗中刘毅应和的声音响起时,他的身影已经向更远的方向摸索着走去。

  在刘毅出现之前,高梅几乎已经绝望了。

  确认了目标人物已被击毙,高梅憋着几天的心劲儿,也瞬间泄了出去。

  强撑着走了几步,正赶上追击刘毅的追兵返回。

  好在她距离最初时隐蔽的洼地不远,险之又险的赶在被敌人发现前,躲了进去。

  在敌人收拾营地撤离的这段时间里,高梅耗尽了她最后的一丝力气。

  想着漫漫的归途,她知道,自己回不去了。

  不过她完全没有感到恐惧,因为,任务已经完成了。

  击毙了叛国者,保住了国家的技术机密。她的死,就是值得的。

  一起追击出来的战友,也牺牲的值得。

  只是……她有些担心刘毅。

  叛国者的死,还有敌方援军倾巢出击,说明刘毅必然陷入了极大的危机之中。

  现在敌方援军已经返回,不知道刘毅是逃过了一劫,还是已经被……

  “不……那小子的运气一直好的吓人,这次也一定能平安的!”高梅在心中安慰着自己。

  就在这时,她感觉到了好像有人在接近,下意识的便抬起了枪口。

  但,高梅此刻,已经无力瞄准。

  更别说射击了……

罕见的脆弱

  喝净了杯子里的水,嘴里费力的嚼了口野战干粮。耳朵里听着,黑暗中刘毅用军匕砍树枝的声音。

  高梅觉得自己两颊有些发烫。

  不是因为低烧,而是因为羞涩。

  没人知道,她刚刚听到刘毅喊出自己名字的时候,鼻子一阵酸涩,应该……还留下了泪水。

  本已经失去了求生意志的她,在那一刻情绪失控了。

  她已经记不清,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哭过了。

  上一次,好像还是第一次看到战友在自己身边牺牲的时候。

  她没想到刘毅真的活了下来,更没有想到,他居然会冒着巨大的风险回来找自己。

  不,是救自己……

  激动之下,高梅属于女性的情绪开始复苏,她要求刘毅给自己做拐杖。

  知道自己身体现在极度需要补充水分,又要求已经疲惫不堪的刘毅,去找葡萄藤。

  这两个看似普通的要求,对高梅来说,对她这个不知道多少年以来,始终把自己当做男人看的战士来说。

  简直是不可想象的……

  刘毅的动作很快,快到高梅还没来得及将心中的波动彻底平复下去,就已经拎了跟“粗制滥造”的拐杖,还有几根葡萄藤回来。

  嚼了两根葡萄藤,榨干了舌尖接触到的每一丝水份,高梅终于恢复了些力气。

  一手扶着地,一手拄着拐杖费力的站了起来。

  其实刘毅是有心想去背她的,甚至已经伸出了手。

  可动作做到一半儿,略微停滞了下,改为接下她的枪。

  没有去背,一个是刘毅知道以他现在的体力,背着一个人的话,根本走不出多远。

  另一个原因是——他不敢。

  俩人并肩走了一段,刘毅见高梅走的实在是费劲,终于壮着胆子,搀住了她的胳膊。

  高梅身体僵硬了一下,但没有没拒绝刘毅的好心。

  心里有些别扭,高梅沉默了两秒找到了话头儿。

  低声说:“目标人物是你击毙的?”

  “我打中他了,但死没死没把握。”刘毅实事求是的回答。

  “死了!”高梅极其简练的吐出两个字,仿佛又恢复到之前的冷漠。

  连着翻过了三个山头后,两人的行进速度又再次慢了下来。

  勉强恢复的一点儿体力,根本禁不起山路的消耗。

  “就近找地方宿营吧。”高梅吐出一句。

  “会不会离敌人太近了?”刘毅有些不踏实的说。

  “放心,我们已经没有危险了。”高梅安慰道。

  不等刘毅询问,便主动解释:“无论是那群西方雇佣兵,还是后赶到的支援部队,敌人的目的就是带叛国者回去。

  现在人死了,他们就没有了恋战的理由。”

  刘毅明白了,那群人脑子里,就没有为战友报仇的那根弦儿。

  恐怕能带着伤员一起回去,就已经是天大的情分了。

  心里踏实下来,刘毅扶着高梅又往前走了几步,找了个适合宿营的地方便停了下来。

  周围太黑了,没法找生火的东西,只能在黑暗里靠着树干休息。

  无声的回了会儿气,刘毅听到了高梅待着的方向有一些响动。

  看着隐约的轮廓,他知道高梅应该是在重新包扎腿上的伤口。

  “用帮忙吗?”

  “不用~”

  …………

  天边很快亮起了微光,刘毅结束了吐纳。

  他一夜没睡,但精神恢复的不错。

  而且他还发现,自己吐纳的时候,感知力居然提高了很多。

  无论是周围有小兽经过,还是头顶的树冠上有昆虫在噬咬树叶,居然都可以清晰的察觉。

  想着爷爷一直是边吐纳边守夜,刘毅判断,应该是自己这几天的经历,让吐纳功夫又精深了一层。

  虽然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,但现在显然不是高兴的时候。

  看了眼离着自己两米不到,靠在一颗树干上沉睡的高梅。

  刘毅慢慢起身,站在那纠结了一会儿,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。小心的用手背试探了一下她的额头。

  只是有些微热,发烧是肯定的,但还不算严重。

  放下心来后,悄悄的转身,一个人走进林中……

  刘毅的脚步彻底消失不见后,高梅一下睁开了眼睛。

  费力的转头,眼睛看向刘毅离开的方向。

  右手轻轻动了两下,还是没忍住,抬起手摸了一下自己的脑门,那是刚刚刘毅试她体温时碰过的地方。

  悄悄的舒了口气,心里不由得庆幸,幸亏发烧,让脸有点发红。不然装睡就装不下去了。

  刘毅离开了将近一个小时,就在高梅已经开始担心他的时候,终于重新露头。

  身上缠着几根葡萄藤,一手拎着只简单清理过的野鸡,另一只手里拎着一束“野草”。

  看到高梅已经醒了,刘毅走到她身边。放下葡萄藤和野鸡。

  把手里的“野草”递给她说:“这个,嚼烂了覆在伤口上。”

  高梅受过专门的野外生存训练,自然认识刘毅手里拎着的草药。

  但为了掩饰自己莫名的尴尬,还是问了一句:“这是什么?”

  “小蓬草,消炎止血,放心用!”刘毅说了一句后,再次站起身来。

  “干嘛去?”高梅下意识的问。

  “找些能生火的东西。”

  刘毅说话间已经迈步走开,天已经亮了,他要给高梅留下安心换药的空间。

  ————

  踏踏实实吃过了“早饭”,体力恢复了很多的刘毅和高梅,相互搀扶着,正式的踏上了“回家”之路。

  之前一路追击敌人,根本没有在意追出了多远。

  现在往回走了,两人这才意识到——离家,有超过三天路程的原始丛林要穿越。

  好在高梅的方向感极强,而且追击,时始终留意着经过的重点参照物。

  靠着她的记忆,两人才没有在一望无际的从林中,彻底迷失。

  蹒跚着翻过了一个又一个山头,中间休息了几次,树冠间隙中偶尔露面的太阳就升到了头顶。

  丛林中开始变得闷热,两人好容易积攒的体力也再一次消耗殆尽。

  “你休息一会,我去弄点吃的。”刘毅扶着高梅坐下。

  刚走出几步,耳边就是一阵隐约的闷响。

  刘毅瞬间打了个激灵,树冠间隙中挂着硕大的太阳,天上连片云彩都没有。

  那么,刚才的响动,很可能是手雷的爆炸声。

  甚至,是炮声!

放心吧!

  “别紧张,是雷声。”高梅看出了刘毅的担心。

  解释了一句后,转头看了眼雷声响起的方向。

  又一串雷声入耳,感受了下林间热风中隐约夹杂的一丝凉意,高梅的脸色变得严峻了起来。

  “我们得赶紧找能避雨的地方,暴雨要来了!”

  “暴雨?”

  “对,快点!”

  感觉到空气中的凉意越来越重,高梅越发的紧张。干脆拄着手杖站起来,和刘毅一起向高处搜索。

  最理想的避雨场所,自然是树洞或者山洞。

  但眼前林木虽密,可一人粗的都少,就更别说能容下人避雨的树洞了。

  至于山洞,两人转移至高处后,高梅只简单了看了眼果露的山石,便判定这样的山体,基本不可能形成山洞。

  “怎么办?”刘毅听着一阵近似一阵的雷声,感受着已经冰凉风,束手无策。

  “搭雨棚!”高梅说话间已经抽出了军刀。

  咔嚓~轰……

  一阵仿佛就在耳边炸响雷声,预示着暴雨已然邻近。

  刘毅眼看着高梅走到几颗间距合适的树旁,抡起军刀开砍,赶紧走了过去。

  嘴里说:“我来!”

  “别耽误时间,你找藤蔓,要韧性好的!还有阔叶灌木!”高梅推了一把刘毅。

  “好!”刘毅意识到,现在不是他逞能的时候。

  只有要俩人协作,才能争取时间,尽快将雨棚搭起来。

  豆大的雨点终于砸了下来,还好暂时还不算密集。

  刘毅砍了一堆藤蔓缠在身上,两只手拖着周围砍下来的阔叶灌木跑回来时,高梅已经砍断了四颗呈不规则方形分布的树木。

  树干留得不高,迎着风向的两根短些,只有一米多一点。顺风方向的稍高,大概有一米半左右。

  刘毅见高梅在奋力的劈砍着树冠上枝杈,再截成长短合适的木条,又想过去帮忙。

  还没等他动作呢,就见高梅指着山上和山下两处隆起的地方。

  大喊道:“去!把那两个地方通开,尽量挖!挖出导水沟!”

  “……”刘毅完全搞不懂高梅是什么意思。

  高梅脸色焦急的厉害,指着两处隆起喊:“存水!会淹到营地!”

  “哦!哦~”刘毅恍然大悟,拎着匕首冲向了缓坡。

  挥动匕首开挖时,不由得在心里佩服高梅的经验。

  他挖的这处影响排水的隆起,虽然看着像是个小突破,实际上全都是由腐殖土,还有枯枝烂叶冲积成的。

  水势不大的时候能拦住流经的雨水,但屯的多了,肯定会被冲开。

  而一旦被冲开,囤积的雨水,必然会涌向防雨棚所在的位置。

  通开突起的地方,又沿着高坡的走向,刨出一条导水沟,雨势已经开始加大。

  不但雨点变得密集,小指头大的冰雹夹杂在雨滴中,噼里啪啦的直往下砸。

  刘毅见高梅已经把防雨棚搭出了个大概,这回不用招呼,开始围着防雨棚挖排水沟。再把挖出来的土垫到迎水面,防止水从下面冲进雨棚。

  高梅终于搭好了雨棚,不过顶棚不够密实,不断有雨滴和小冰雹沿着缝隙砸落。

  这样肯定不行,这种程度的雨都防不住,别说暴雨真正来袭的时候了。

  “再砍些树枝和大的阔叶!”

  “好!”

  刘毅应声后,开始疯狂的砍下周围一切能砍下的树枝和阔叶灌木……

  砸落的冰雹越来越大,天色也越来越暗。

  终于,一串震耳的雷声后,刺目的闪电滑破刘毅头顶的天空。

  瓢泼般的大雨夹杂着鸽子蛋大小的冰雹,眨眼间倾斜而下。

  刘毅和高梅两个几乎挨在一起,抱膝蜷缩在紧急搭成的防雨棚里,听着外面的雷声和雨声各自想着心事。

  大雨倾泻而下的时候,天色稍微亮了一阵,但没过多久便又黯淡了下去。

  夜,再次降临……

  刘毅身体左侧一片冰凉,右侧因为挨着高梅,能稍微好一些。

  感觉着身边人的体温沿着接触的地方,一点点的导进自己的身体,刘毅想说些什么,可张了几次嘴,愣是没找到合适的话题。

  渐渐的,刘毅感觉到高梅开始轻轻的打颤,心里明白,她现在一定很冷。

  从怀里掏出捂了很久的滤水杯,轻轻碰了下高梅的胳膊肘:“喝点水,再吃点干粮。”

  “不…不用,你……吃吧……”高梅不但声音虚弱,而且牙床在不断的发出“嘚嘚”声。

  “你又烧起来了?”

  刘毅紧张了起来,不再避讳什么,抬手试了下高梅的体温……额头烫的吓人。

  低头看了眼她右腿上的伤口,绷带已经完全湿透。

  刘毅赶紧脱下潮湿的军装给高梅披上,然后伸手去解她腿上的绷带。

  高梅想阻止刘毅的动作,但迟疑了一下,最终没有出声。只是抿着嘴唇,看着他把绷带解开。

  还没看到伤口,刘毅的心头就是一紧。

  他发现绷带上不见多少新鲜的血迹,反而全是粘稠的组织液体。

  这是愈合不好,要发炎的征兆。

  伤口终于暴露在了空气中,小心的拨开上面附着的草药,刘毅心里越发的下沉。

  伤口外翻,不算深但很长,能隐约的看到深处的肌肉组织。没什么血迹渗出,整体上呈灰白色。

  周围的皮肤组织肿起,皮下隐隐泛着青紫色。

  这是伤处血润不足,和轻微发炎的症状。

  这种伤情,如果换做普通时候问题不大。清除坏死组织,缝合用药包扎后,静养就行了。

  可现在的情况,别说用药缝合,连块儿干净的敷料、绷带都找不到。

  继续发展下去,必然会发炎感染,不及时控制住,炎症一旦扩散,甚至要截肢乃至威胁生命。

  刘毅束手无策……

  看了眼高梅黯淡的表情,勉强挤出些笑脸儿,小声说:“放心吧,肯定没事儿。”

  虽然刘毅表情僵的厉害,而且声音里透着不自信,但高梅还是点了点头。

  刘毅不敢与她对视,下意识的挪开了视线。接着……目光一凝,脸上居然露出了惊喜的笑意。

  高梅一阵奇怪,下意识的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时,刘毅已经伸出手。

  在高梅之前搭雨棚时,踩出的一处脚印中,小心的扶起了一株蒲公英……

暴雨中的体温

  一株不算大的蒲公英,之前还被高梅踩了一脚,叶茎很多地方都有折损。

  但刘毅却像对待千年人参一般,把它从泥土中连根须一起,完整的挖了出来。

  然后握着它,将手伸到雨棚外面,瓢泼的大雨顷刻间便把植株上的泥土冲了个干净。

  甩去上面多余的水分,小心的将根茎分离。

  把根须递给高梅:“嚼烂吃掉。”

  看着高梅把蒲公英的根须放进嘴里,刘毅把叶子塞进嘴里,用力的咀嚼起来。

  忍着嘴里苦涩的味道,刘毅在小小的避雨棚里四下打量起来。

  之前的绷带已经不能用了,他需要东西给高梅包扎伤口。

  看了一圈,刘毅的目光最终落在了自己身上。

  视线所及范围内,只有他的背心,勉强还算干燥。

  脱下背心用军匕挑开几条豁口,然后吱啦几声过后,好好的一间迷彩背心,就变成了一条条的布带。

  简单的清理了一下伤口,把嘴里的蒲公英糊糊覆到伤处,再用背心做成的绷带,小心的裹好。

  手头停下来,精神一放松,刘毅这才感觉到身上冷的厉害。

  避雨棚外的大雨,已经带走了白天林间囤积的那点儿热量。这会儿,四下一片湿冷。

  高梅感觉到刘毅很冷,伸手想把外面披着的丛林服还给他。

  但刚一动弹,就听到刘毅吐出一句:“披着!”

  简单的两个字,却包含着不容置疑的味道。

  这是刘毅第一次,用如此强硬的语气和高梅说话。

  高梅愣了一下,最终没有拿下身上的衣服。

  “喝水,再吃点干粮,你现在必须要吃东西!”

  棚里的空间太小,刘毅又光着上身,一时间有些尴尬,他决定找些事情做,来分散注意力。

  听到高梅喝水和拆野战干粮包装的声音,他拿起之前拆下来的绷带,再次凑到雨棚边儿,借着外面的雨水认真的搓洗起来。

  外面除了雨声,什么都看不见,刘毅凭着感觉一点点的搓洗着绷带上面的血痂和其它的脏东西。

  等整条绷带都搓洗干净时,刘毅的两条胳膊已经冰凉成一片。

  用麻木的手指把绷带尽量拧干后,刘毅直接给围在了脖子上。

  高梅的伤口必须要尽量保持干燥。

  依着现在的空气湿度,裹伤的背心就算不被打湿,用不了多久也会变得潮湿,他必须准备好可以替换的东西。

  脖子上冰凉的触感,让刘毅下意识的打了个哆嗦,缩回防雨棚,抱着膝盖缩成一团。

  黑暗中隐约的一阵声响,刘毅那件带着高梅体温的丛林服,又回到了他的身上。

  这次刘毅没有吭声,现在不是逞强的时候,高梅受伤高烧,他如果再病到,俩人就彻底玩完了。

  “吃点儿东西吧。”

  高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同时,刘毅感觉到有东西轻轻碰了一下自己的胳膊肘。

  是高梅把一块野战干粮递了过来。

  刘毅摇了摇头,小声说:“那玩应儿太难吃了,我等雨停了,打点儿猎物烤着吃。”

  我大军工生产的野战干粮,说实话,口感真心差劲的一匹。

  不过,里面不论热量、维生素还是电解质,含量都是实打实的,绝对可以满足人体的基本需求。

  问题是,太少了。

  刘毅之前一共就搜罗到一袋半,那半袋白天时俩人已经吃了。

  剩下的一袋,省着点儿吃,也只够一个人吃两天。

  外面的暴雨,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停。

  就算停了,无论打到的猎物,还吃采到的果子,营养在全面性上,都肯定没法跟野战干粮比。

  高梅猜到了刘毅的心思,心里一阵感动。忍着鼻腔里酸涩的感觉,接受了他的好意。

  ————

  外面大雨瓢泼、漆黑一片,狭小的棚子里除了雨声,就只有两个人微弱的呼吸声。

  刘毅和高梅虽然都很疲惫,但谁都没有睡意。在黑暗里睁着眼睛,各自想着心事。

  高梅刚刚吃过东西时,情况稍微好转了一些,但随着时间的流逝,体温开始再次上升。

  很快,身体不受控制的颤栗起来。

  她能感觉到身边刘毅温热的体温,同时生出强烈的,想依靠过去的冲动。

  可心底的矜持,和一直以来习惯性的坚强,让她把这种不属于她的柔弱,强行压了下去。

  勉强又坚持了一会儿,身体越发的无力,头也开始一阵阵的眩晕。

  脑袋点了几下,身体一歪,终于不受控制的倒在了刘毅身上。

  “高梅!”

  刘毅吓了一跳,轻轻摇晃了一下高梅,发现她人已经陷入了半昏迷的状态。

  心里焦急的不行,又根本无计可施。

  一阵强烈的无力感笼罩着刘毅,他非常想对着暴雨和无边的黑暗大吼,以此来发泄心头的无助和憋闷。

  但他知道,现实不是在拍电影。

  那样做,除了会消耗他本就不多的体力,对眼下的境遇毫无帮助。

  压下心头的浮躁,刘毅让自己冷静了下来。

  她知道,高梅现在需要的不是降温,而是保持体温,防止失温。

  心里挣扎了一下,鼓起勇气。

  侧过身体,两只手小心的托起高梅,把她放在身前,紧紧的拥在怀里。

  一只手覆在她的伤口处,防止雨滴溅落在上面,还可以用体温减缓绷带被潮气侵透的速度。

  怀中有些微烫的身体,萦绕在鼻尖两人身上升腾起的水汽,让刘毅不由得有些心猿意马。

  但很快,他压下了既不合环境,又不合时宜的心思。

  闭上眼慢慢调整呼吸,放空思维,开始静心吐纳……

  高梅没有昏迷太久,很快身体微微一抖,重新恢复了意识。身上的温暖的感觉,让她有些疑惑,但没有乱动。

  仔细的感受了一下,她的呼吸猛地急促了起来。

  高梅知道了,此刻自己正被刘毅拥在怀里。

  根本不用多想,她非常确定,刘毅不是在趁人之危,而是无奈之下唯一能做的事情。

  很快,高梅的心跳和呼吸重新平复下来。

  只是刚刚瞬间的紧张,让她不受控制的出了一身的热汗。

  平静下来后,随着汗液的挥发,让她觉得有些冷。

  下意识的……往背后的温暖靠了靠。

  这一靠不要紧,正在吐纳的刘毅回过神来……第19章结束

美味电风扇的《特种战神》全文已完结,想看全部文章的书友只用关注公众号并回复《特种战神》就可以了哦~

特种战神

特种战神

作者:美味电风扇状态:已完结

特种战神的主人公是刘毅,由美味电风扇大神写的都市异能小说,这里有你想看刘毅怎样相遇的精彩内容。章节节选阅读:一次神秘的狙杀。一个刚刚入伍的菜鸟兵蛋。牵发一场席卷天地的大风暴!

在线阅读